XML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城市分站 欢迎来到阿凡提优质法律服务平台    服务咨询电话:1668 5577 168
客户服务时间:9:00-22:00
1668 5577 168
分包转包纠纷
分包转包纠纷
装修装饰纠纷二

装修装饰纠纷二

在线咨询
服务热线:/1668 5577 168
详细介绍

基本事实:2014年3月10日,劳某某以**装饰集团有限公司甘肃分公司的名义与*鑫公司就涉案“兰州新区综合市场营销中心”室内外装修工程签订了《建筑装饰工程施工合同》,双方约定,工程开工时间为2014年3月10日,竣工日期为2014年9月10日,合同总价款为1080万元。工程款按进度支付,违约金为工程总造价的3%,不按时付款的利息为银行贷款利率的3倍。劳某某以**装饰集团有限公司甘肃分公司代理人的身份在合同上签字。合同签订后,劳某某进场施工。

u=3559562891,2483517201&fm=253&fmt=auto&app=120&f=JPEG.webp.jpg

2014年7月6日,劳某某与林某甲签订《项目合作协议》一份,双方约定,劳某某负责与*鑫公司签订工程装修施工合同、进行工程款项结算催款、工程竣工验收及委托林某甲对工程进行施工管理、材料采购等事宜,林某甲代表合作双方负责现场所有施工组织管理、施工材料采购、负责筹措后续施工所需资金,发放工资及与*鑫公司进行资金对接等工作。双方并约定,林某甲在进场组织施工三日内一次性付给劳某某前期工程垫付费用50万元,在业主方根据委托施工合同完整拨付笔合同资金后三日内再次付给劳某某前期工程垫付费用50万元。工程结束后,双方按4:6的比例对工程利润进行分配。

《项目合作协议》签订后,林某甲安排林某乙分三次向劳某某支付50万元,即:2014年7月26日支付5万元、7月28日支付25万元、8月11日支付20万元。2014年8月10日,劳某某向林某乙出具了50万元的收条一份。

2014年7月底8月初,林某甲组织林某乙等人进场施工,至同年10月底,涉案工程因*鑫公司未足额支付工程进度款而停工。工程施工期间,劳某某授权何某与*鑫公司联系施工及核算工程量、领取工程款等事宜。林某甲负责工地管理、采购、财物进出账,负责向各施工班组发放工资并支付伙食费、材料款等多笔费用,林某甲还以深圳冠泰装饰集团公司甘肃分公司新区综合市场项目部的名义就涉案工程向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甘肃分公司购买了团体人身保险。

2014年8月18日,林某甲向*鑫公司提交《人材机统计表》一份,其中载明:“以上所有材料和人工,按工程量的60%记取,约为630万元”,*鑫公司在《人材机统计表》中注明:“请财务核实支付”。

*鑫公司共计支付涉案工程装修款120万元,林某甲主张,该120万元已全部用于支付工人工资和材料款。

深圳市冠泰装饰集团有限公司对涉案《建筑装饰工程施工合同》中的公司盖章不予认可,并表明其公司未授权劳某某承包涉案工程林某甲于2018年4月退出涉案施工现场,就已完装修工程的工程价款,林某甲、劳某某未与*鑫公司进行结算。至本案诉讼中,涉案房屋实际已由甘肃大道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占有并重新进行装修,之前装修已破坏。

法官断案:判决:1.甘肃*鑫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向林某甲支付工程进度款510万元并承担利息(利息以510万元为基数,自2017年7月3旧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付清之日止);2.驳回林某甲的其他诉讼请求。

律师评点

从以上对实际施工人三个特征的概括中不难看出,实际施工人的核心既是实际履行了承包人义务的人,但在实践中大多数正是当下建筑市场中从事建筑行业的农民工,他们在建筑市场中,处于最弱势的一方,在缔约地位明显不平等的情况下,契约自由不能达到契约公平的效果,加强司法干预显得尤为重要,这也是《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一)》第26条突破合同相对性保护实际施工人利益之本意。但是适用该条有着苛刻的条件,不仅要明确实际施工人的地位,而且要确定发包人欠付的工程价款,也就是后来《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第24条中规定的“查明发包人欠付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建设工程价款的数额”。本案中,在实际施工人林某甲提供的关键证据的认定上出现了“全有或者全无”的情形,既如果认定该证据,则有可能与准确的工程价款不符,但如不予认定该证据,则可能会驳回实际施工人的诉请。在该关键证据的认定上一、二审作出了同样的判断,二审论述的更加充分一些:关于林某甲向*鑫公司提交的《人材机统计表》中关于工程价款认定问题。该表落款为深圳冠泰装饰集团公司甘肃分公司新区综合市场项目部,内容中明确记载“以上所有材料和人工,按工程量的60%记取,约为630万元”,且*鑫公司工程负责人王仲庆、李乐年于2014年9月1日注明“同意”“请财务核实支付”。王仲庆、李乐年作为*鑫公司的工程负责人在《人材机统计表》上的签字应代表*鑫公司,“同意”“请财务核实支付”的记载内容表明*鑫公司对《人材机统计表》上涉案工程量和工程价款进行了初步确认。*鑫公司作为建设单位,在收到人材机统计表后至林某甲2017年7月3日起诉时,近三年的时间未对工程进度、工程量、工程价款进行进一步核实,未充分尽到施工监督、验收结算等责任,在纠纷尚未解决的情况下,又将涉案工程交由第三方甘肃大道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占有并重新进行装修,致使涉案工程无法区分、丧失鉴定条件,存在明显过错。本案中,*鑫公司亦未提交充足证据证明工程进度款630万元与实际发生数额不符。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