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城市分站 欢迎来到阿凡提优质法律服务平台    服务咨询电话:1668 5577 168
客户服务时间:9:00-22:00
1668 5577 168
房地产纠纷
房地产纠纷
土地一级开发纠纷三

土地一级开发纠纷三

在线咨询
服务热线:/1668 5577 168
详细介绍

(三)土地征收或者征用补偿

1、案件概述 :上诉人贵州焰阳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焰阳房开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贵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高新区管委会)土地征收或者征用补偿一案不服贵阳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20)黔0113行初484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原告焰阳房开公司于2020年9月15日诉至贵阳市白云区人民法院称:原告于1994年通过出让的方式依法取得筑国用(2000)字第2345号土地使用权,并于2000年10月18日取得该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后被告拆除了原告的房屋、收回了土地,但被告并未给予原告足额、合理的补偿和安置。原告为主张自己的权利,于2020年4月10日向被告贵阳高新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提交了《补偿与安置申请书》,请求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等相关规定,对原告进行补偿和安置,但被告贵阳高新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至今不作为,原告认为被告未对原告进行补偿、安置的行为违法,故诉至法院,请求:1.确认被告未对原告进行补偿、安置的行政不作为违法;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查明:2003年,原告与被告签订《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补偿协议》,约定原告同意由被告提前收回位于贵阳高新开发区宏杨木业有限公司土地证号筑国用(2000)字第2345号工业用地、面积2000**平方米国有土地使用权,补偿总金额为2925840元,该金额只是土地收回补偿,不含地上建筑物和平整场地等开发费和堡坎等。之后,被告于2003年9月9日向原告足额补偿了2925840元。2006年4月29日,贵阳高新区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原告签订《拆迁补偿合同》,对原告被拆迁范围内的建筑物、构筑物实行一次性全部补偿金额为901059元,当日,被告将901059元补偿款支付给原告。之后于2006年8月7日,被告对原告剩余需被拆除的建筑物、构筑物及机器设备补偿问题作出筑高新迁裁(2006)1号裁决书,对原告被征收范围的1078平方米建筑物、机器设备风机控制柜、下砂式单砂架砂光机等补偿金额进行裁决,对原告需被拆除的建筑物、构筑物及机器设备一次性货币补偿309148元、原告的工作人员值班等费用4万元及一次性发给原告搬迁补助费及其他费用,并告知原告对裁决不服可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的救济途径。因349148元补偿款未实际补偿到位,原告于2016年9月14日向被告申请履行筑高新迁裁(2006)1号裁决书的补偿金额349148元。被告于2016年11月24日将349148元补偿款项足额支付给原告。原告认为拆迁补偿仍未补偿到位,故诉至法院,诉请如前。

贵阳律师

2、一审判决:(驳回)原审认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应当在法定的起诉期限内提起行政诉讼。原告案涉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土地上的建筑物、构筑物和设备设施大部分已于2003年至2006年期间补偿完毕,最后一笔款项也于2016年11月24日得到补偿。即使从2016年11月24日起算,距原告起诉已有三年九个多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及《更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四条“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一年”的规定,原告自知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至今远超过一年的期限,故本案原告的起诉超过法定起诉期限,本院依法应当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综上,依据《更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情形的;……”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贵州焰阳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起诉。

一审宣判后,焰阳房开公司不服,以“上诉人通过出让的方式合法取得案涉土地使用权,被上诉人占用案涉土地、拆除案涉房屋后仅给予了部分补偿。上诉人2020年4月10日向被上诉人提交《补偿与安置申请书》要求给予足额、合理的补偿与安置,因被上诉人至今未作答复或处理,上诉人于2020年9月15日向法院提起诉讼并未超过六个月起诉期限,故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审理对象错误。”等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贵阳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20)黔0113行初484号行政裁定书;2、依法改判并支持上诉人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或裁定发回重审;3、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3、二审法院裁判(驳回):本案上诉人诉请的拆迁补偿行为发生在2003年-2006年期间,应当适用《城市拆迁管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被上诉人依据当时的法律法规规定,仅具备对拆迁纠纷进行裁决的职能,并不具有对拆迁补偿的行政职能,故根据《更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三条第二款“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所请求履行的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明显不属于行政机关权限范围的,可以裁定驳回起诉。”的规定,上诉人诉请要求被上诉人履行补偿职责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一审裁定驳回起诉的理由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但其驳回起诉的结论正确,本院应予以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第八十九条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