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城市分站 欢迎来到阿凡提优质法律服务平台    服务咨询电话:1668 5577 168
客户服务时间:9:00-22:00
1668 5577 168
工程建设纠纷
工程建设纠纷
工程设计纠纷

工程设计纠纷

在线咨询
服务热线:/1668 5577 168
详细介绍

上诉人贵州友诚圣凯置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友诚圣凯公司)与上诉人贵州圣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圣凯公司),被上诉人北方-汉沙杨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以下简称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原审被告四川友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友诚公司)、余昊阳、周红云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黔东南中院)(2016)黔26民初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友诚圣凯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的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承担。主要事实和理由:一、一审认定事实错误,依法应予改判、撤销。1.一审判决认定《贵州凯里滨江国际城总体概念设计合同》项下的设计费为300万元,实属认定事实错误。根据该合同约定,概念设计费计算标准为2元/㎡,预算总价为300万元,但是,根据凯里市规划管理局2014年4月23日上报给黔东南州城乡规划委员会办公室的《关于对友诚圣凯.凯里滨江国际城建设项目规划设计方案进行审查的请示》以及黔东南州城乡规划委员会办公室于2014年8月14日作出的《关于对友诚圣凯凯里滨江国际城建设项目规划设计方案的审查意见》显示,上述部门最终审核批准涉案项目的总面积为1375654.92平方米。根据合同约定单价,涉案项目概念设计对应设计费为1375654.92㎡×2元/㎡=2751309.84元。

src=http___filecdn.51ytg.com_uploads_14364_23488_202108_0c45a8fff27638ee307ede1f39823d1c.jpg&refer=http___filecdn.51ytg.jpg

2.一审判决认定友诚圣凯公司应按《贵州凯里滨江国际城总体概念设计合同》约定向被上诉人支付该合同项下的设计费210万元,实属认定事实错误。根据友诚圣凯公司与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于2013年签订的编号为YCSK-2013-(设计)-001号《贵州凯里滨江国际城总体概念规划设计合同》第二条款第2项:该项目的初步设计、扩初设计、施工图设计若甲方仍委托乙方设计的,本合同计取的规划建筑方案设计费用在后期的各分期初步设计、扩初设计、施工图设计合同中予以分别全额扣减。根据友诚圣凯公司与被上诉人之间于2014年6月签订的编号为NHY-2014-3-11号《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第二条:具体设计咨询要求。(一)本合同设计咨询项目的内容:1.初步设计内容及成果;2.施工图设计及施工阶段;(三)乙方应向甲方交付的设计资料及文件:1.初步设计成果;2.全套施工图;3.施工过程中各专业变更。即友诚圣凯公司将该项目的初步设计、扩初设计和施工图设计委托了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贵州凯里滨江国际城总体概念规划设计合同》项下的设计费应当在后期的设计合同中扣减,即友诚圣凯公司不需再行支付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概念设计合同项下设计费。

3.一审判决认定友诚圣凯公司与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签订的《贵州凯里滨江国际城总体概念设计合同》和NHY-2014-3-11号《建设工程设计合同》已实际履行,实属认定事实错误。,时至今日,友诚圣凯公司根本没有收到《贵州凯里滨江国际城总体概念设计合同》约定的工作成果;第二,被上诉人并未完全履行双方于2014年签订的编号为NHY-2014-3-11号《建设工程设计合同》项下工作。根据一审被上诉人提交的证据以及一审法院向贵阳市工程设计质量监督站等单位调取的证据显示,被上诉人仅完成项目一期B区1组团的施工图设计,B区2组团初步设计与施工图设计,其他工作均未开展。

4.一审判决认定友诚圣凯公司未向被上诉人支付《贵州凯里滨江国际城总体概念设计合同》项下欠付设计费210万元,构成违约,实属认定事实错误。根据前述论述,概念设计费应在后期的合同中扣减,故不存在友诚圣凯公司欠付该合同项下设计费问题。

5.一审判决认定友诚圣凯公司未向被上诉人支付编号为NHY-2014-3-11号《建设工程设计合同》项下设计费3650401元构成违约,事实认定错误。根据该合同约定,被上诉人合同义务没有完全履行,且被上诉人并未诉请解除合同,在未完成合同义务的前提下要求支付全部的设计费,实在有违公平原则。根据合同第三条第2款,合同约定第三期、第四期、第五期合计设计费3307683.6元不符合支付条件,不能认定友诚圣凯公司违约。

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即使法院认定友诚圣凯公司未按合同约定支付被上诉人设计费违约,但是被上诉人并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因此遭受的具体损失及损失金额,在此情况下,只能推定被上诉人遭受的损失是未能如期收到合同约定的设计费所导致的银行存款利息损失。一审参照《更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友诚圣凯公司应按年利率24%支付被上诉人违约金,适用法律错误。综上,一审认定基本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依法改判支持友诚圣凯公司上诉请求。

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辩称,1.概念设计合同约定设计费300万元,由于多次修改,导致工作量增加,按照原合同支付设计费符合法律规定。2.友诚圣凯公司认为应当扣除总规设计费,但施工设计合同中并没有约定可以扣除,在确认函中也没有说到扣除,所以不应该再扣除。友诚圣凯公司主张按34万平方米扣除是不合理的,因为施工图设计只完成20万平方米,未做部分不能扣除。3.我方交付施工图是在2014年,按施工图设计合同最晚两年支付,2016年友诚圣凯公司应该支付设计费。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4.设计成果交付友诚圣凯公司后是以北方汉沙杨公司名义报规,合同明确约定宣传中涉及的公司是汉沙杨。5.汉沙杨的合同没有说到不收取设计费,而是收取后如果继续委托才通过后期合同约定扣除前期费用。从市场行情看,案涉设计的平均单价为24元左右,整个合同是28元每平方,不存在重复收费问题。

贵州圣凯公司辩称,两份合同的签订贵州圣凯公司不清楚,贵州圣凯公司怀疑友诚圣凯公司签订两份合同存在与对方恶意串通,通过虚假诉讼损害我方权益。

周红云辩称,友诚圣凯公司签订的合同是在周红云转让股份之后,周红云对此不知情,也不承担责任,对友诚圣凯公司的上诉没有异议。

四川友诚公司和余昊阳未发表答辩意见。

贵州圣凯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第二项内容,即“在贵州友诚圣凯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上述债务时,周红云在180万元范围内、四川友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10820万元范围内、贵州圣凯投资有限公司在4940万元范围内、余昊阳在4600万元范围内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判决驳回被上诉人原审的第二项诉求,即“判令被告贵州圣凯公司在其出资不到位范围内与被告友诚圣凯公司承担连带责任。”;3.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主要事实和理由:一、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判决错误。(一)原判决认定友诚圣凯公司2016年4月13日增加注册资本2亿元,上诉人认缴增资为4680万元,认定事实严重错误,判决错误。,2014年4月10日,友诚圣凯公司伪造上诉人公司印章,在上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伪造股东会决议,并以此股东会决议于2016年4月13日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友诚圣凯公司伪造的股东会会议决议依法无效,增加注册资本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第二,退一万步讲,即使错误认定友诚圣凯公司伪造的股东会决议有效,上诉人圣凯公司增资认缴出资额为4680万元,该伪造的股东会决议的增资义务的出资期限于2018年12月30日才届满,在出资期限届满前即错误认定上诉人未全面履行增资后的出资义务,认定事实严重错误。第三,被上诉人诉争的与友诚圣凯公司的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签订于2014年6月,对账确认于2015年12月6日,债权的形成和确定的支付时间均在友诚圣凯公司伪造的股东会会议决议增资之前。被上诉人对友诚圣凯公司的债权的信赖利益并非基于上诉人的增资行为,上诉人不应对被上诉人的债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根据《更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二款:“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债权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之规定,未履行全面出资义务的股东应当在未出资的本息范围内就公司债务不能清偿部分承担补充责任。本案中,如前分析,贵州圣凯公司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其应当就友诚圣凯公司对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所负债务承担补充责任。

关于贵州圣凯公司承担补充责任金额的认定问题。本院认为,股东按照其承诺履行出资的义务是相对于社会的一种法定的资本充实义务,股东出资或增资的责任应与公司债权人基于公司注册资金对其责任能力产生的判断相对应。本案中,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与友诚圣凯公司之间签订合同并产生债权债务的时间早于友诚圣凯公司增加注册资本的时间,债权债务产生时友诚圣凯公司的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贵州圣凯公司认缴出资为520万元,此时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能够预判到贵州圣凯公司承担责任的限度为其认缴出资520万元,又因贵州圣凯公司已履行首期认缴出资260万元,故贵州圣凯公司应承担的仅为友诚圣凯公司设立时认缴而未实际缴纳的260万元。友诚圣凯公司增资,贵州圣凯公司不论其认缴出资是否真实有效,因增资行为发生在交易之后,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对于友诚圣凯公司责任能力的判断应以其当时的注册资金2000万元为依据,而友诚圣凯公司能否偿还债务与此后友诚圣凯公司股东贵州圣凯公司增加认缴注册资金是否到位并无直接的因果关系。友诚圣凯公司的增资瑕疵行为仅对增资注册之后的交易人(公司债权人)承担相应的责任。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在增资之前并不能对友诚圣凯公司是否增资作出预判,故友诚圣凯公司是否增资,其股东贵州圣凯公司是否认缴增资均对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的信赖利益不造成损失,故立北方汉沙杨公司四川分公司诉请贵州圣凯公司在增资认缴出资未缴范围内承担责任的诉请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友诚圣凯公司、贵州圣凯公司的上诉请求均部分成立,本院部分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百七十条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7)黔26民初48号民事判决;

二、贵州友诚圣凯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北方一汉沙杨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贵州凯里滨江国际城总体概念规划设计合同》设计费1471119.34元及违约金(违约金从2015年12月6日起,以欠付概念设计费1471119.34元为基数,按年利率24%计算至付清概念设计费之日止);

三、贵州友诚圣凯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北方一汉沙杨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建设工程设计合同》(合同编号为NHY-2014-3-11)设计费3650401元及违约金(截止2016年7月29日之前的违约金为505495.53元;之后违约金从2016年7月30日起,以欠付施工图设计费3650401元为基数,按年利率24%计算至付清施工图设计费为止);

四、在贵州友诚圣凯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上述债务时,贵州圣凯投资有限公司在260万元范围内承担补充清偿责任,周红云在180万元范围内、四川友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10820万元范围内、余昊阳在4600万元范围内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五、驳回北方一汉沙杨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六、驳回贵州友诚圣凯置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其余上诉请求;

七、驳回贵州圣凯投资有限公司的其余上诉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52133元,由北方一汉沙杨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负担2133元,贵州友诚圣凯置业投资有限公司负担50000元;贵州友诚圣凯置业投资有限公司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67870元,由北方一汉沙杨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负担10088元,由贵州友诚圣凯置业投资有限公司负担57782元。贵州圣凯投资有限公司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67870元,由方一汉沙杨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负担40270元,由贵州圣凯投资有限公司负担276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