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城市分站 欢迎来到阿凡提优质法律服务平台    服务咨询电话:1668 5577 168
客户服务时间:9:00-22:00
1668 5577 168
基础建设纠纷
基础建设纠纷
PPP纠纷一

PPP纠纷一

在线咨询
服务热线:/1668 5577 168
详细介绍

案件概述 

上诉人贵州遵义高速公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建投公司)、遵义南环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环高速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遵义县三合镇长青铝土矿厂(以下简称长青铝土矿厂)采矿权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人民法院(2019)黔0321民初853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6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src=http___pica.zhimg.com_v2-5acf0b803388774634678c641c801b37_1440w.jpg_source=172ae18b&refer=http___pica.zhimg.jpg

上诉人主张 

高建投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人民法院黔03**民初8533号民事判决书项、第二项,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一审及二审诉讼费用全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补偿协议》签订前,被上诉人巳经彻底丧失釆矿权。(一)釆矿权是具有行政许可特性的有期限的用益物权,被上诉人三合长青铝土矿厂的釆矿权已因期限届满而消灭,(二)长青铝土矿厂的矿业权整合方案未获批准,其釆矿权已经消灭,(三)根据政府部门相关文件,长青铝土矿厂的釆矿权已丧失。二、涉案《补偿协议》是无效协议。在《补偿协议》签订前,长青铝土矿已必然丧失其采矿权,在合同签订后也未获得该矿产资源的处分权,更不可能获得权利人的追认,因此,《补偿协议》无效。三、一审判决上诉人(遵义高速公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上诉人高建投公司既不是建设主体,也不是实际施工侵权人,与本案主张的侵权赔偿不具有关联性。四、一审判决认定的补偿金额无事实依据。评估报告中明确“评估结论使用有效期一年,即从评估基准日起一年内有效,超过一年需重新进行评估”。一审采用已经无效的评估报告不当。

南环高速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人民法院黔03**民初8533号民事判决书项、第二项,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一审及二审诉讼费用全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补偿协议》签订前,被上诉人巳经彻底丧失釆矿权。(一)釆矿权是具有行政许可特性的有期限的用益物权,被上诉人三合长青铝土矿厂的釆矿权已因期限届满而消灭,(二)长青铝土矿厂的矿业权整合方案未获批准,其釆矿权已经消灭,(三)根据政府部门相关文件,长青铝土矿厂的釆矿权已丧失。二、涉案《补偿协议》是无效协议。在《补偿协议》签订前,长青铝土矿已必然丧失其采矿权,在合同签订后也未获得该矿产资源的处分权,更不可能获得权利人的追认,因此,《补偿协议》无效。三、一审判决上诉人南环高速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南环高速公司不是《补偿协议》的合同相对方,也不承在侵权的共同过错,也不应承担侵权责任和连带责任。四、一审判决认定的补偿金额无事实依据。评估报告中明确“评估结论使用有效期一年,即从评估基准日起一年内有效,超过一年需重新进行评估”。一审采用已经无效的评估报告不当。

长青铝土矿厂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以维持。

长青铝土矿厂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两被告履行《补偿协议》,补偿原告压覆铝土矿资源损失648.42万元;2.判令两被告履行《补偿协议》补偿原告固定资产投资损失、生产勘探费损失、其他无形资产投资损失等共计350万元;3.本案诉讼费、评估费由两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一、《补偿协议》的效力及法律后果;二、登记压覆案涉矿产资源的后果;三、原告补偿请求是否予以支持;四、二被告如何担责。

一、关于《补偿协议》的效力。该《补偿协议》是平等主体之间权利义务的约定,在性质上属合同,其效力应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等民事法律规范调整。根据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的规定,本案《补偿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系依法成立,且不满足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故该《补偿协议》合法有效。根据合同法第六十条的规定,被告应当履行补偿义务。被告拒绝补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百一十一条的规定,被告应承担违反合同的民事责任。

二、登记压覆案涉矿产资源的后果。双方压覆矿产资源《补偿协议》签订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三十三条关于建设项目压覆矿产资源实行审批登记制度的规定,高建投公司逐级报请主管部门对案涉矿产资源登记压覆,并于2015年12月23日获省国土厅批准。一方面,原告采矿许可证于2013年7月期满自行废止后,原告一直在申办采矿权延续手续并进行技改扩能、矿产资源整合,直至《补偿协议》签订、矿产资源被压覆登记而终止;案涉矿产资源压覆登记时间在2017年5月26日省国土厅《关于遵义县三合镇长青村铝土矿采矿权延续有关问题的复函》中载明的两种情形下时间节点即“2015年12月31日”和“2016年12月31日”之前,同时也有“且该采矿许可证核定的资源储量已基本被全部压覆”的认定。按照《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建设项目压覆重要矿产资源审批管理工作的通知》(国土资发(2010)137号)中,“已批准建设项目压覆的矿产资源,各级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不得设立矿业权”的规定,案涉矿产资源被登记压覆后,则不能设立矿业权。因此,导致原告采矿许可证不能办理并非原告原因,也非时间节点限制,直接原因是原告长青铝土矿矿产资源被登记压覆。另一方面,《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第七条虽然规定了“采矿权人逾期不办理延续登记手续的,采矿许可证自行废止”,但采矿许可证只是取得开采矿产资源权利的法律凭证,原告采矿许可证到期后自行废止,仅表明其暂时无权进行开采作业,不代表其所有矿产资源产权权益一并丧失。综上,原告案涉矿资源登记压覆的事实已客观存在,产生的后果是原告整合不能、主体资格丧失,行政机关不予办理采矿许可证延续,原告丧失设立采矿权的权利,用益物权受到侵害。尽管高建投资公司委托贵州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111地质大队于2017年1月12日作出的《贵州省遵义市乐理至冷水坪高速公路建设工程项目用地压覆矿产资源评估报告》中载明,三合长青铝土矿“本次评估不压覆”,但不能改变原告三合长青铝土矿矿产资源已经被被告高建设投公司报请压覆登记而不能办理采矿许可证期限延续并取得开采权经营、收益的事实。被告报请登记压覆案涉矿产资源的行为,导致原告对案涉矿产资源用益物权受到损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百二十条“民事权益受到侵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三、原告补偿请求是否应予支持。原告依据《补偿协议》要求被告履行补偿义务,实际上是要求被告对案涉矿产资源被压覆后用益物权受到侵害的赔偿以及关联损失赔偿即原告诉请的两项损失补偿。(1)压覆矿产资源补偿数额的确定。原告主张的压覆矿产资源补偿数额648.42万元,源于“北京中煤思维公司”评估报告。该报告作出后,各方并未提出异议,庭审中被告虽不予认可,但未提供反驳的证据。该报告系南环高速公路业主办、南环高速公路指挥部及原告等共同委托评估作出,且南环高速公路业主办、南环高速公路指挥部都是为南环高速公路顺利建设设置的负责出面办理相关征地拆迁协调等事务的工作部门,在南环高速公路建设中发挥着积极作用。因此,为《补偿协议》的履行而作出的该评估数额,应认定为本案被告补偿数额。(2)原告请求补偿固定资产投资、生产勘探费、其他无形资产投资等损失共计350万元,仅在“北京中煤思维公司”评估报告中有“根据委托方遵义县三合镇长青铝土矿厂提供的数据资料,矿山固定资产投资、生产勘探费和其他无形资产投资合计价值约450万元”的叙述,余无其他证据予以证明。根据《更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原告该诉讼请求证据不足,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裁判 

遵义南环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对上述损失承担连带责任。三、驳回原告遵义县三合镇长青铝土矿厂的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1689元,由二被告负担57200元,原告负担24489元。

二审裁判结果 

综上所述,高建投公司、高速公路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相应予以支持;一审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部分有误,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百七十条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贵州遵义高速公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补偿遵义县三合镇长青铝土矿厂损失390.8万元;

二、驳回遵义县三合镇长青铝土矿厂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81689元,由贵州遵义高速公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负担32600元,由遵义县三合镇长青铝土矿厂负担49089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63378元(二上诉人各交纳81689元),由贵州遵义高速公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任建毅

审判员陈文玉

审判员何亮

二〇二〇年八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李会

书记员黄佩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