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城市分站 欢迎来到阿凡提优质法律服务平台    服务咨询电话:1668 5577 168
客户服务时间:9:00-22:00
1668 5577 168
工程租赁纠纷
工程租赁纠纷
建筑设备租赁一

建筑设备租赁一

在线咨询
服务热线:/1668 5577 168
详细介绍

上诉人田儒学贵因与被上诉人州恒盛达建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盛达租赁公司”)建筑设备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人民法院(2019)黔0103民初755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9月2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src=http___img1.99114.com_group10_M00_18_D7_rBADs10S5YOARVk3AAMae8eJLWE597.jpg&refer=http___img1.99114.jpg

田儒学上诉请求:1、撤销(2019)黔0103民初755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依法改判被上诉人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以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进行计算,自2018年10月22日开始支付。2、本案二审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在2018年10月22日上诉人田儒学与被上诉人恒盛达租赁公司签订的《结算清单》中,约定的违约金是被上诉人强加上去的,该违约金条款并非上诉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另外,即使上诉人未按约定支付款项,上诉人田儒学给被上诉人恒盛达租赁公司造成的只是资金占用费的损失,并非给其造成其他损失;被上诉人恒盛达租赁公司也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实际造成的损失。因此,对于违约金计算标准应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进行计算,不应按照每月2%计算。在2018年10月22日,上诉人田儒学才与被上诉人恒盛达租赁公司签订《结算清单》,明确上诉人田儒学欠被上诉人恒盛达租赁公司的租赁费用金额。因此,上诉人田儒学即使未按时支付租赁费用的违约金或资金占用费用也应从2018年10月22日开始计算,不应从2015年11月5日开始计算。因此,一审判决从2015年12月5日明显对上诉人不公平,依法予以改判。综上,一审认定事实错误。


恒盛达租赁公司辩称:上诉人在上诉状中陈述并非真实事实,根据还款协议、上诉人未按时给付租金的违约金是每日千分之一,且经一审法院调整,按照每月2%计算,且应当尊重当事人的约定,违约金的起算日期按照协议约定的日期开始起算。


恒盛达租赁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支付欠付原告的租金199200元;2、被告从2015年12月5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以欠付租金199200元为基础,每日1‰为计算标准,向原告承担违约金;3、本案诉讼费等实现债权的一切合理费用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11月1日,原告(出租方、甲方)与被告田儒学(承租方、乙方)签订《塔机租赁合同》一份,约定甲方向乙方出租TC5610塔式起重机两台到陆航物流项目工地施工使用,进、退场费为2.8万元/月/台,月租金为1.2万元/月/台,同时还约定了租赁费结算及支付方式、安全责任等内容。另查,原、被告双方分别于2014年9月28日、10月22日共同在《设备启用通知书》中确定了租赁费的起算日期。此后,原告将设备交付被告租赁使用。2018年10月22日,原、被告双方签订《结算清单》一份,清单中对双方案涉租赁事实所使用工地、租赁设备、结算日期、应付款、已付款、欠款等内容均进行了共同确认,其中应付租赁款为349200元、已付款为150000元,欠款为199200元。同日,原告(出租方、甲方)与被告田儒学(承租方、乙方)签订《还款协议》一份,主要载明:湖南沙市建筑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贵州陆航置业有限公司项目的施工单位,田儒学分包了该工程项目,为建设该工程所需,2014年9月26日,田儒学与贵州恒盛达建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签订了《塔机租赁合同》,两台塔机安装于贵州陆航置业有限公司项目,塔机使用人为湖南沙市建筑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租金按月支付,塔机使用时间从2014年10月1日至2015年12月4日停用,期间累计产生租赁费349200元,田儒学只在2015年12月31日支付了一笔租赁费15万元,尚欠租赁费199200元,田儒学的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约。现田儒学向甲方承诺,在2018年12月31日前支付拖欠租赁费的50%(即99600元),余款99600元在2019年6月30日前全部付清。如不按此约定付款,则从塔机停用的次日(即2015年12月5日)起,按拖欠租赁费总额的日千分之一向甲方支付逾期付款的违约金,直至全部款项付清之日止。因解决纠纷所产生的一切诉讼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保全费、律师费、交通费等)均由田儒学承担。


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塔机租赁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义务。现根据原告提交的《塔机租赁合同》及《结算清单》、《还款协议》所载明的内容,能相互印证证明原告向被告提供租赁物以及被告自愿出具《还款协议》确认尚欠原告租赁款的事实。故被告作为尚欠租金承诺人,应对原告承担付款民事责任。现原告在自认扣除被告已支付的15万元后主张剩余租金199200元,理由充分,且被告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系自行放弃对付款的举证和抗辩权利,故对原告主张被告支付挖机租赁费199200元的诉请予以支持。对于原告主张的违约金,《还款协议》虽约定被告逾期付款时应从2015年12月5日起按照欠款总额每日千分之一标准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但该约定计算标准过高;故本院酌情对原告诉请的利息酌情按照每月2%予以计算逾期违约金,对原告主张超出部分违约金不予支持。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田儒学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贵州恒盛达建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租金199200元;二、被告田儒学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贵州恒盛达建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相应逾期付款违约金(该违约金以被告未付租赁费为基数,按照每月2%计算,自2015年12月5日起至被告租金款付清之日止);三、驳回原告的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878元,减半收取3439元,由被告田儒学负担


二审法院查明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均未提交证据,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判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认可涉案《还款协议》系其签订,又提出其中的违约金条款是对方强加上去的主张,上诉人实为主张其签订《还款协议》意思表示不真实,对此,上诉人应举证证实其主张,依据《更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之规定,上诉人应举证证实其主张的事实,上诉人未能有效举证,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院对上诉人该主张不予采信。故,涉案《还款协议》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上诉人应依约支付逾期付款的违约金。并且,上诉人经一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不到庭参加诉讼,系放弃自己胜诉权利的行为,一审法院在上诉人未作出违约金过高的抗辩的前提下主动对双方约定的违约金标准调减不当,本院予以纠正。鉴于被上诉人未对此上诉,本院从当事人自愿予以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百七十条款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收取200元,由上诉人田儒学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