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城市分站 欢迎来到阿凡提优质法律服务平台    服务咨询电话:1668 5577 168
客户服务时间:9:00-22:00
1668 5577 168
工程材料纠纷
工程材料纠纷
建筑钢材纠纷二

建筑钢材纠纷二

在线咨询
服务热线:/1668 5577 168
详细介绍

案件概述 

原告贵高兴公司诉被告富春公司、金信国华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由审判员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贵高兴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兴波,被告富春公司、金信国华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长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当事人主张 

原告贵高兴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判令被告贵州富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原告货款11205518.71元;二、判令被告贵州富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原告资金占用费暂计1088050.92元(以对账单确定的吨位为基数,每天每吨5元,自2020年3月16日暂计至2020年7月16日,共122天),要求支付至全部货款及资金占用费付清之日止;三、判令被告贵州富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律师费450000元;四、判令被告贵州金信国华置业有限公司对、二、三项诉请承担连带责任;五、判令二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保全保险费、公告费、执行费等。事实及理由:2019年5月23日,原告与二被告签订了《钢材购销合同》,原告为供方,被告富春公司为需方,被告金信国华公司为担保方。合同约定供方贵高兴公司向需方富春公司承建的都匀剑江国贸广场工程项目供应钢材,合同对质量、价格、付款方式及违约责任进行了约定,还约定任何一方为实现债权所支出的费用包括诉讼费、鉴定费、律师费等均有违约方承担,合同还约定担保方对需方因本合同产生的所有欠款承担无限连带保证责任。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陆续向被告供应钢材,但二被告一直未付货款及履行担保责任。2020年3月16日,原告与被告富春公司签订对账单,确认被告富春公司于2020年3月16日共欠货款11205518.71元。原告多次催讨未果,为维护合法权益,故提出如前诉请。

src=http___pic.sosobtc.com_attachment_article_20160430_1461986975959321.jpg&refer=http___pic.sosobtc.jpg

被告富春公司、金信国华公司答辩称:一、原告与被告分别签订了内容不同的两份《钢材供销合同》,系两个不同的民事法律关系,原告不能一案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请求作出判决。2018年前10月,原告与被告富春公司签订了一份《钢材购销合同》,双方对供应钢材等内容作出了约定,同时双方在合同中第十条第2项中约定管辖地人民法院为项目所在地人民法院(即都匀市人民法院),合同当事人为原告与富春公司。2019年5月23日,原告与被告富春公司、金信国华公司又签订了另一份《钢材购销合同》,合同内容虽然与2018年10月签订的合同内容不同,在该份合同中金信国华公司为钢材买卖合同的担保人,而且双方也对该份合同约定了管辖地:南明区人民法院。被告认为,两份合同内容不同,权利义务不相同,而且当事人不一致。因此,系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原告不能以同一法律关系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请求作出判决。二、如果原告仅以2019年5月23日签订的合同主张权利,则现在证据表明,2019年5月23日以后的货款已付705万元,原告的诉讼主张部分不能得以支持。2019年5月23日,原告与被告签订《钢材购销合同》,被告富春公司为购买方,金信国华公司为担保方,原告虽然向人民法院提交了富春公司与原告的对账单,但其在诉状中称原告与二被告于2019年5月23日签订了《钢材购销合同》,其在起诉时并没有主张2018年10月签订合同的权利,因此,原告不能按双方在2020年3月18日签订的对账单主张权利。如原告仅主张自2019年5月23日以后的权利,原告向被告供货的总金额为9713299.53元,付款金额为705万元,仅欠2063299.53元,而非原告所主张的11205518.71元。三、被告富春公司自2018年10月18日、2019年12月24日向原告共购进钢材48606667.91元,已付货款41030308.47元,所欠货款本金为7576359.44元,而非原告所主张的11205518.71元。2018年10月和2019年5月28日,原告与被告共签订两份供货合同,原告共分68批次向富春公司承包的工程“都匀剑江国贸广场”供应钢材48606667.91元,被告富春公司已向原告支付货款41030308.47元,目前仅欠货款本金7576359.44元。2020年3月16日,双方对账金额中包含了原告按合同约定的资金占用费,即合同约定的违约金,而非货款。四、根据被告金信国华公司仅就在2019年5月23日签订的《钢材购销合同》项下的义务承担担保责任,该份合同并非富春公司2018年10月与原告签订的《钢材购销合同》的补充合同,因此原告诉讼请求要求金信国华公司对全部货款及违約金承担保证责任无事实根据。五、本案原告主张的违约金过份高于实际造成的损失,请人民法院依法予以调低,考虑今年疫情期间对实体企业的重大影响,建议按日万分之五支持违约金损失。六、原告主张的律师代理费,2018年10月签订的合同并未约定律师代理费由违约方承担,因此原告诉讼主张律师费部分不能得到支持。

一审法院查明 

本院经查明认定以下事实,2018年10月原告贵高兴公司(供方)与被告富春公司(需方)签订《钢材购销合同》,合同约定供方向需方承建的都匀剑江国贸广场工程项目供应钢材。供方按需方订货计划提供钢材。自货到工地之日起7日内付清当批次所有货款(如遇节假日则顺延至节假日结束的天、如遇每月28号至30号则顺延至次月1号)。如超过7天未付款,则从货到工地第8天起计算资金占用费,资金占用费为5元每吨每天,且按违约责任计算。供方负责所需的钢材货物运输机装货的费用,需方负责卸车费等费用。需方不按合同约定付款,供方可视需方违约,供方有权暂缓供货且不承担位于责任,需方从逾期之日起则以5元每天每吨向供方支付资金占用费、直至需方付清全部货款之日止。供方每收到需方支付的一笔款项后,按照下列顺序依次进行扣款:1、资金占用费;2、货款本金。双方每次结款后予以对账,列好对账单,签字盖章生效。甲方无异议。需方违约,供方有权运回钢材,由此产生的运输费、装卸费由需方承担。合同后有双方加盖印章予以确认。

2019年5月23日,原告贵高兴公司(供方)与被告富春公司(需方)、被告金信国华公司(担保方)签订《钢材购销合同》,合同约定供需方就需方承建都匀剑江国贸广场工程项目所需钢材进行供应。供方按需方订货计划提供钢材。自货到工地之日起7日内付清当批次所有货款(如遇节假日则顺延至节假日结束的天、如遇每月28号至30号则顺延至次月1号)。如超过7天未付款,则按照供需双方签单价格再上浮100元每吨,且从货到工地第8天起计算资金占用费,资金占用费为5元每吨每天,且按违约责任计算。需方指定现场收货人杨贵生,指定人在收货单或欠条等上签字均代表需方行为,作为双方结算的供方收款的有效依据。需方不按合同约定付款,供方可视需方违约,供方有权暂缓供货且不承担违约责任,需方从逾期之日起则以5元每天每吨向供方支付资金占用费、直至需方付清全部货款之日止。供方每收到需方支付的一笔款项后,按照下列顺序依次进行扣款:1、资金占用费;2、货款本金。双方每次结款后予以对账,列好对账单,签字盖章生效。甲方无异议。需方违约,供方有权运回钢材,由此产生的运输费、装卸费由需方承担。担保方对需方因本合同产生的所有欠款(包括资金占用费等)承担无限连带保证责任,保证责任期限为需方还清全部欠款为止。合同后有三方当事人加盖印章确认。

后原告贵高兴公司于2018年10月18日起开始向合同中指定的项目都匀国贸广场供应钢材,双方并于2020年3月16日进行对账,根据对账单可知:

一、原告供应钢材总价值:2018年10月18日至2019年5月17日供应价值37657846.57元钢材,2019年5月18日至2019年12月24日供应价值10948821.34元的钢材。2018年10月18日至2019年12月24日共计供应价值48606667.91元的钢材。

二、被告付款明细:在供货期间被告富春公司陆续向原告贵高兴公司滚动付款,2018年10月18日至2019年5月17日支付35700000元,加上2018年10月18日前回款2180308.47元,共为37880308.47元。2019年5月18日至2019年12月24日支付3150000元。2018年10月18日至2019年12月24日支付款项41030308.47元。

三、原告总供货:2018年10月18日至2019年5月17日供货8291.949吨,2019年5月18日至2019年12月24日供货2534.42吨。2018年10月18日至2019年12月24日总计供应10826.37吨。

四、被告应付资金占用费:根据双方约定资金占用费为5元每吨每天计算,2018年10月18日至2019年5月17日应付资金占用费1374489.05元,2019年5月18日至2019年12月24日应付资金占用费2254670.22元。双方最终对账后确认,2018年10月18日至2019年12月24日被告富春公司应付资金占用费3629159.27元。

五、被告欠付款:因被告富春公司陆续滚动付款,至2019年5月17日被告欠付的款项已支付完毕。至2019年12月24日,总计欠付货款11205518.71元(含资金占用费)。

对账单上被告富春公司加盖了案涉项目专用章“贵州富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都匀剑江国贸广场项目一期项目专用章”。

对账后被告富春公司一直未支付欠付钢材款,原告贵高兴公司为主张诉权与贵州一苇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本案的诉讼代理费为450000元。另,原告贵高兴公司为申请诉讼财产保全产生保全费5000元、保全保险费20000元。

以上事实,有《钢材购销合同》、《送(销)货单》、贵州银行电子转账凭证、《都匀剑江国贸广场项目对账单》、保单、《委托代理合同》、贵阳银行电子回执单、增值税专用发票及当事人陈述等在卷佐证,并经庭审质证核实。

一审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商品经济活动中,正当的买卖合同关系受法律保护,合同双方应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履行各自义务。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报酬。原告贵高兴公司与被告富春公司于2018年10月签订的《钢材购销合同》及原告贵高兴公司与被告富春公司、被告金信国华公司于2019年5月23日签订的《钢材购销合同》系三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属有效合同,合同当事人均应遵约履行。虽然原告贵高兴公司与被告富春公司先后签订了两份《钢材购销合同》,但据合同约定以及双方的交易习惯可知,原告系持续发货至合同约定的同一地点,供应同一标的货物,合同相对方未发生变更,双方的买卖合同关系亦未发生本质变化,另,在上述两份合同的实际履行过程中,双方皆采用滚动抵扣方式进行供货及结算,且两份合同中所涉的款项具有上下联系,故,虽存在两份合同,但合同产生的金额存在衔接,系同一法律关系,因此为节约诉累,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双方的纠纷可在本案中一并处理。另,被告金信国华公司选择对其中一部分货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未违反法律法规规定,亦可同案处理。可知,原告按约履行了交付钢材的义务,被告富春公司未按约支付全部货款,由此引起诉争,被告富春公司应承担全部责任,支付所欠货款。

根据被告富春公司与原告贵高兴公司2020年3月16日签订的对账单可知,截止2019年12月24日,被告富春公司欠付款项11205518.71元,此结算款包括2020年3月16日前的钢材款及资金占用费,并抵扣了被告富春公司滚动支付的所有货款,此对账单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本院对此予以认可,被告富春公司应当按此支付。2020年3月16日后双方并未产生交易,被告富春公司亦未支付尚欠货款,故其应当继续向原告支付资金占用费,但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的资金占用费按每吨每天5元计算超过法律法规规定的合理范围,故本院酌情按每月2%的标准以欠付款项为基数进行计算。

被告金信国华公司系2019年5月23日《钢材购买合同》的合同相对方,其仅对该合同中被告富春公司产生的欠款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根据本院查明情况可知,2019年5月23日后原告贵高兴公司共向被告富春公司供应价值10948821.34元的钢材,但三方签订合同当日富春公司并未支付完毕2018年10月《钢材购销合同》中供应的钢材款项,被告富春公司一直滚动付款,直至2019年11月4日被告富春公司才偿还完毕份合同中所欠货款,2019年11月4日后被告富春公司开始偿还三方合同中产生的欠款,至对账单签订之日,被告富春公司共计支付钢材款3150000元,加上份合同剩余的已付款222461.9元共计3372461.9元,又,在此期间产生资金占用费2254670.22元,据此,总供货款10948821.34元加上应付资金占用费2254670.22元,扣除此期间被告富春公司支付的钢材款3372461.9元,被告金信国华公司应当对被告富春公司欠付的9831029.66元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从2020年3月17日起以9831029.66元为基数,按每月2%的标准支付资金占用费。因二被告的违约行为,导致原告富春公司为主张诉权产生律师代理费450000元、保全费5000元、保全保险费20000元,以上款项应当由二被告共同承担。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六十条、百零七条、百零九条、百一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审裁判结果 

一、被告贵州富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贵州贵高兴物资有限公司欠款11205518.71元及资金占用费(资金占用费以11205518.71元为基数,从2020年3月17日起按每月2%的标准计算至全部款项付清之日止);

二、被告贵州金信国华置业有限公司在被告贵州富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欠付的9831029.66元范围内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承担9831029.66元范围内的资金占用费(资金占用费以9831029.66元为基数,从2020年3月17日起按每月2%的标准计算至此款付清之日止);

三、被告贵州富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贵州贵高兴物资有限公司律师费450000元、保全保险费20000元;

四、被告贵州金信国华置业有限公司对上述第三项应付款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五、驳回原告贵州贵高兴物资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98262元减半收取49131元、保全费5000元,总计54131元,由被告贵州富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贵州金信国华置业有限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