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城市分站 欢迎来到阿凡提优质法律服务平台    服务咨询电话:1668 5577 168
客户服务时间:9:00-22:00
1668 5577 168
工程材料纠纷
工程材料纠纷
建筑钢材纠纷

建筑钢材纠纷

在线咨询
服务热线:/1668 5577 168
详细介绍

案件概述 

上诉人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建工)因与被上诉人中交物产(贵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公司)及原审被告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以下简称广西建工贵州分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黔01民初40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审理过程中,被告广西建工申请对如下事项进行鉴定:

一、2014年5月26日,原告与被告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签订的《水泥购销合同》中“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印章及钟毅、王伟签名的真实性进行鉴定。经鉴定,与比对样本上的印文系同一枚印章所盖印。

二、2014年5月4日,原告与被告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签订的《钢材产品购销合同》及《运杂费一览表》中“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印章及钟毅、王伟签名的真实性进行鉴定。经鉴定,与比对样本上的印文系同一枚印章所盖印。

三、2014年4月3日,原告与被告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金额为3892926.39元的钢材对账单中“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印章及钟毅、王伟签名的真实性进行鉴定。经鉴定,与比对样本上的的印文系不同印章所盖印。

src=http___pic.ossfiles.cn_9186_group2_M00_70_EA_rBgICV6yhZ2AYKXWAAFA_qLFr1o131.jpg&refer=http___pic.ossfiles.jpg

四、2014年5月4日,原告与被告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金额3953243.51元的钢材对账单中“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印章及钟毅、王伟签名的真实性进行鉴定。经鉴定,与比对样本上的印文系不同印章所盖印。

五、2014年4月4日,原告与被告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金额202393.7元的钢材对账单中“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印章及钟毅、王伟签名的真实性进行鉴定。经鉴定,与比对样本上的印文系不同印章所盖印。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当事人应依约履行义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原、被告签订的《商品混凝土购销合同》(两份)、《钢材产品购销合同》(一份)、《水泥购销合同》(一份)合法有效,原告依约履行了出卖人义务,被告应当依约支付货款及约定的资金占用费。关于被告所称合同印章、对账单印章等系伪造,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的抗辩不能成立,因为前述文件均有钟毅的签名,钟毅有权“代表广西建工办理贵州片区各项目部物资合同的洽谈、材料的签收及核对事宜”,在被告无证据证明钟毅的签名非本人所签的情形下,钟毅在授权范围内的行为产生的民事责任,应当由被告广西建工承担。根据已查明的事实,被告应支付原告本金4187381元及截至2016年12月31日(从2015年12月31日开始计算)的资金占用费1075738.18元,2017年1月1日以后的资金占用费,按照每日万分之七的利率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

对于贴息费用185.5万元,因有合同的明确约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对于原告支付给被告的425万元,虽无证据证明系因本案买卖合同所产生,但确系实际发生,因被告同意在本案中处理,且可以减少当事人之间的讼累,一审法院从其自愿。

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七十四条第二款:“分支机构以自己的名义从事民事活动,产生的民事责任由法人承担;也可以先以该分支机构管理的财产承担,不足以承担的,由法人承担”之规定,本案民事责任由广西建工承担。

一审法院裁判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七十四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五十条、第六十条、百零七条、百五十九条、一百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款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被告广西建工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给付原告中交公司货款本金418.7381万元及资金占用费(截至2016年12月31日为1075738.18元,2017年1月1日以后的资金占用费,以4187381为基数,按照每日万分之七计算至货款付清之日止);二、被告广西建工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给付原告中交公司欠款425万元及贴息费用185.5万元,共计610.5万元;三、驳回原告中交公司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31169.90元,由被告广西建工负担。

二审法院查明 

本院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二审补充查明:

2014年2月1日广西建工出具的《法定代表人授权委托书》载明:“贵州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项目部:本授权书宣告:广西建工公司董事长黄深红合法代表我单位,授权钟毅同志为我公司代理人,该代理人代表我公司前来办理贵州片区广西建工公司各项目部物资合同的洽谈、材料的签收及核对。该代理人印章(以代理人在公司备案盖章模式备案为准)盖章有效并以公司回单经代理人审核认可签字后为最终付款依据,并对以上依据的真实性负法律责任”。

2014年10月14日,广西建工贵州分公司法定代表人授权委托书载明:“致:中交物产(贵州)集团有限公司:本授权委托书声明:我林锦锋系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现授权委托贵州桂建总物资有限公司代理收取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2014年10月15日向贵公司借款人民币柒拾万元整。此借款由我公司偿还,如有纠纷与贵公司无关。”2014年10月15日,中交公司通过招商银行贵阳分行营业部向贵州桂建总物资有限公司851900366610801账户汇入70万元。

对一审认定的事实,经审查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结合各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四份合同涉及的供货货款及资金占用费如何认定;二、本案贴息费用应如何计以及是否应予支持。

一、关于四份合同涉及的供货货款及资金占用费如何认定的问题。本案中各方签订的《商品混凝土购销合同》《钢材产品购销合同》《水泥购销合同》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并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各方均应遵守并严格履行。合同签订后,中交公司从2014年起,分批次向广西建工承建的各个项目供应混凝土、钢材及水泥,经过双方结算,中交公司向广西建工贵州分公司供应混凝土货款12707884.24元,供应水泥货款724620.15元,供应钢材货款22848825.43元,共计36281329.82元,双方对截至2014年12月31日的资金占用费进行了结算确认,共计2801372元。广西建工及广西建工贵州分公司自2014年8月15日至2015年5月21日共支付中交公司货款34895320元。因此,原审认定上诉人共欠中交公司货款为4187381元与客观事实相符。合同签订后,中交公司已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供货义务,广西建工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相应货款及约定的其他费用。更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二条规定:“债务人除主债务之外还应当支付利息和费用,当其给付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时,并且当事人没有约定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顺序抵充:(一)实现债权的有关费用;(二)利息;(三)主债务。”根据该规定,广西建工支付的款项应当先扣减资金占用费。广西建工上诉认为中交公司送货种类和批次众多,双方根本无法准确计算违约金和资金占用费,双方也确实从未就资金占用费进行结算确认的观点与查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由于双方在合同中有每日万分之七到千分之一不等的加价款、资金占用费、违约金等不同的约定,中交公司只以更低每日万分之七主张资金占用费符合合同约定,广西建工上诉请求依法调整违约金标准至同期人民银行贷款利率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广西建工上诉主张:1、付给陆马进50万元;2、付给杨源丽20万元;3、付给何梦柔25万元,合计95万元,因上诉人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款系中交公司委托广西建工支付给上述人员,或者中交公司指定这些人员为收款人,故原审未认定该95万元为上诉人支付给中交公司的货款并无不当。至于钟毅支付给中交公司的40万元,上诉人亦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款系钟毅代表上诉人支付的货款,且钟毅与中交公司还存在其他经济往来。因此,广西建工主张其支付的135万元原审未予认定错误的上诉理由亦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如对该几笔款项有争议,可以另案向相关当事人主张。

二、关于本案贴息费用应如何计算以及是否应予支持的问题。经查,本案中以银行承兑汇票支付的两笔款项分别为600万元(付款行为中国民生银行南宁分行营业部,出票日期为2014年10月10日,到期日为2015年4月10日,半年化汇票贴现利率为5.6%)和500万元(付款行为建行南宁朝阳支行营业部,出票日期为2015年2月13日,到期日为2015年8月13日,一年以内的汇票贴现利率为5.35%)。以电子商业承兑汇票支付的1500万元(出票日期为2015年5月21日,到期日为2016年5月20日,合同约定:每月以商业承兑汇票金额的1%支付贴息费用)。虽然《混凝土买卖合同》没有约定上诉人承担贴息费用,但《水泥买卖合同》和《钢材买卖合同》中约定由上诉人承担贴息费用,广西建工并未提供证据证明上述三笔款的款项性质,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根据银行承兑汇票和电子商业承兑汇票记载的贴现利率,上诉人应当按照约定的银行贴息利率承担贴息费用,中交公司只主张150万元+18万元+17.5万元=185.5万元的贴息费用,比实际的贴息费用低,原审从其自愿处理正确。广西建工认为原审判决其承担全部贴息费用,应当予以改判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另,对于中交公司支付给广西建工的425万元,系在本案买卖合同中产生且已实际发生,因双方同意在本案中处理,且可以减少当事人之间的诉累,一审法院根据自愿原则予以处理并无不当。但广西建工上诉认为其中70万元系钟毅个人行为,广西建工并未收到该笔款项。经查,2014年10月15日中交公司向贵州桂建总物资有限公司汇款70万元,广西建工贵州分公司出具的法定代表人授权委托书载明该70万元系广西建工贵州分公司向中交公司的借款。广西建工一审已认可该事实并同意在本案中进行处理,且一审基于双方自愿亦作了处理,现广西建工在二审中予以否认违反诚信原则,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百六十八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之规定,对双方自愿处理的425万元中的355万元,因广西建工并未提出上诉,本院不予审理。

综上所述,广西建工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百七十条款项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31169.90元,由广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